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 公司新聞

中國五金行業現狀:“迷失”與“變態”

  當金融危機席卷全球之際,中國五金行業也未能幸免,一些實力不強、技術含量低的企業倒閉的倒閉,轉產的轉產。五金行業商協會開展了不同形式的討論會,行業媒體從不同的角度呼吁該救救那些“可憐的企業”。
  
  中國五金機電行業集體的迷失與變態
  
  美國次貨危機像瘟疫一樣傳染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中國也未能幸免。中國政府公布GDP增長速度放緩,美國、歐洲人勒緊褲腰帶,減少使用中國廉價產品,當中國互聯網營銷標志性人物馬云先生向中國的中小企業高呼吶喊“冬天”來了的時候,中國五金機電行業似乎一夜之間迷失了方向,整體性淪為了環境的奴隸,可悲哉!
  
  行業商協會開展了各種不同形式的討論會,聘請了所謂知名專家現場“布道”,這些都是正常現象,無可厚非,可是筆者在中國五金機電企業主那里看到的多是恐慌,是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平時那些處事穩如泰山的所謂企業家哪去了,平時那些高談闊論哪去了,平時那些管理之道哪去了,我不禁要問。
  
  作為媒介,本應該起到客觀報道,正確引導的作用和功能。可我們的很多行業媒體幾乎一致認為我們該救救那些“可憐的企業”吧!卻從來不會從經濟規律的高度分析,這種現象只是經濟周期的一種負面表現,肯定會淘汰部分企業,企業應該利用這樣的挑戰,提升自己。如果企業難以應對了,為何不思考別人的企業安然無恙,自己的企業卻危如累卵,該是檢討自身的時候了吧。
  
  天津文光集團董事長高文光給中國五金機電行業樹立了偉大的榜樣,他告訴記者:“別人給員工降薪,我給員工漲工資;別人裁員,我擴大規模,招聘新人”,這樣的豪言壯語和做法已經很少有了,起碼在五金機電行業,更是稀罕事兒;同時這句話給了中國五金同仁當頭一棒,過冬需要的是寒冬前的貯備,不是臨時抱佛腳。
  
  作為中國政府,對中國企業(當然包括了中國的五金機電企業)有種說不出的無奈。對于中國的五金機電行業來說,從解決中國普通勞動力就業的角度出發,政府當然需要能夠提供大量普通工作崗位的中國五金機電企業的大量存在和持續發展。但另一方面,中國五金機電行業落后的技術,低附加值的產品,產能過剩的現象相當嚴重;從長遠來說,這種勞動密集型、資源消耗型企業會阻礙中國五金機電產業的整體性升級,降低中國產品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因此,政府在2007年降低了部分產品的出口退稅額,旗幟鮮明地表達了淘汰部分落后企業的決心。
  
  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前不久的一句狠話狠狠地抽了中國企業一個耳光,那就是“決不救落后企業”,廣東省政府這樣的表態足見決心和魄力。中國市場經濟發展到今天,不容任何人成為羈絆,即使拿就業問題當作擋箭牌,也絕不可以。
  
  金融風暴掀開了中國五金機電行業落后的面紗
  
  從原材料漲價到人民幣升值[1] ,從新《勞動合同法》的頒布到出口退稅的下調,再到當下的金融危機甚至經濟危機,中國五金機電企業在短短的一兩年里經歷了從未有過的波動,這些經濟環境和政策的變化,有些是突如其來的,有些是可以預見的。
  
  在金融危機來臨之前,中國五金機電企業在“四大重壓”之下,還能勉強正常呼吸,而此次金融危機的到來,猶如擎天霹靂,既動搖了許多企業的根基,又傷害了我們許多所謂企業家的感情,只能用一個“慘”字來形容。
  
  廣東、江浙滬五金制造型企業倒閉近三分之一,工人帶著悲傷的眼神離開了工作多年的工廠;企業主黯然神傷,有的跑,有的逃。一部分企業負利潤經營,而國外知名企業和國內優質企業卻受影響不大。獲得中國名牌稱號的浙江博大電器有限責任公司,其2008年上半年銷售額略有下降,麥太保中國的業績每年以40%的速度增長。博世電動工具則利用這樣的危機逆勢而上,在別人都在大大縮減開支的時候,他們卻加大品牌營銷力度,在多家電視臺投放電動工具的廣告,促進銷售。我相信,對于博世而言,這次金融危機正是與同行博弈的最好時機,何必像國內企業一樣慌亂呢。
  
  因此,在危機中,我們的許多企業被淘汰了,一些企業還在堅持,一些企業受其影響有限。我的結論是:落后的就要被淘汰,中國五金機電行業整體落后的局面會在重壓之下前進,危機掀開了中國五金機電行業落后的面紗,揭開傷疤總是痛苦的,但從長遠來說,利大于弊。
  
  無需憐憫落后五金企業更應痛打落水狗
  
  處在水深火熱中的中國五金機電行業,需要的不是憐憫,而是優勝劣汰。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政府部門對落后企業實難舍棄;而從市場經濟的規律考慮,從行業的整體性產業升級考慮,我們既然不能主動淘汰這些企業,借助此次金融危機的力量,勢必會淘汰應該死去的那些落后企業。從中國經濟的長遠考慮,單純的勞動密集型、資源消耗型的企業必然需要向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的企業升級,那么就讓我們狠下心,拋卻憐憫,痛打落水企業,因為本質上,它們必須死去,如此,中國五金機電行業才能徹底擺脫模仿的階段,低價競爭的階段,走向高附加值,技術創新的品牌營銷時代。
现在做共享哪个更挣钱